中華遺囑庫

中華遺囑庫 新聞中心 媒體報道 查看內容

華龍網公眾號:探訪重慶遺囑庫:房子、銀行卡……除了遺產,他們還留下了愛 ... ...

2019-11-28 17:42| 發布者: manager| 查看: 204| 評論: 0|原作者: 首席記者 佘振芳 記者 邱小雅/文|來自: 華龍網

摘要: 中華遺囑庫重慶登記中心報道。

探訪重慶遺囑庫:房子、銀行卡……除了遺產,他們還留下了愛


原創: 華龍網 華龍網 8月2日

最終,劉桂華還是把房產留給了女兒,并在遺囑里特地聲明“該財產僅為xx所有,不作為夫妻共同財產。”當了一輩子護士的劉桂華完成了最后一個步驟,一身輕松地走出遺囑庫的大門,“現在就算是死也放心了。”


劉桂華身后,一位來自江蘇的老人攔住準備下班的工作人員不肯走:“幫幫我吧,我要把房子留給兒子。”因為年紀大手抖,寫字不符合標準,他花了一整天練習。


咨詢、登記、領證……人們進進出出,有老姐妹相攜而來,有外孫扶著外婆,也有老爺爺帶著再婚妻子。離開時,有人滿臉沉重,有人渾身輕松,有人笑,也有人紅著眼眶。


死亡,終將是每個生命的終點。面對死亡的態度,決定了我們怎樣活好這一生。遺囑,是面對死亡的一種態度。


市民辦理好的遺囑證。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尹建紅 攝


01有人避諱,有人接受

如果不是提前聯系好,可能會很難找到中華遺囑庫的蹤影。它藏在中山三路背街小巷的一棟寫字樓里。


這里有快捷酒店、小餐館、小超市,卻尋不到關于遺囑庫的指向。寫字樓大廳的樓層導引處寫著“北京陽光老年健康基金會”字樣,走上9樓,才在一個角落看到中華遺囑庫重慶分庫的牌子。


盡可能地不在公眾場所惹人注目,這很像中國人對待生死的態度——含蓄、避諱。


中華遺囑庫是由中國老齡事業發展基金會和北京陽光老年健康基金會于2013年共同發起主辦的公益項目,2013年在北京成立了第一個登記中心,2017年11月成立重慶分庫。


宋燕群是重慶分庫的主管,令她記憶猶新的是,重慶分庫剛成立時,她和同事一起到街上發傳單。一位阿姨以為是尋常的小廣告,順手接過,看到“遺囑”二字,竟大驚失色,立刻跳了起來,躲得遠遠的。當時宋燕群頗覺尷尬,心頭很不是滋味。


但很快她便發現,雖然在公開場合不受待見,卻仍有不少人尋上門來。有人通過報紙報道尋來,有人通過網上了解,還有人四處打聽,通過親朋好友引薦而來。


來的人都很急,恨不得馬上就能辦好。“現在能辦不?”“最快多久領證?”“能辦加急嗎?”


遺憾的是,因為流程嚴格,辦一份遺囑登記至少需要三四個小時。這還是在立遺囑人身體條件好的情況下。


“一般來說,每天能辦4-7位。現在預約已經排到了九月。”精神評估師劉念曾在中華遺囑庫北京總部待過幾個月。北京排隊的人更多,已經排到明年,一個登記中心不能滿足需求,目前第二登記中心也已開放。


相比北上廣等地,中華遺囑庫重慶分庫成立較晚,截至2018年底已登記1793份遺囑。


中華遺囑庫為60周歲以上老人提供公益服務,據統計,2018年全國立遺囑人平均年齡為71.26歲,而重慶地區立遺囑人群以60周歲到70周歲之間為主,呈年輕化趨勢。


立遺囑也并非老年人的專利。越來越多80后、90后開始立遺囑,微信、支付寶等虛擬財產也進入了繼承的遺產范圍。


宋燕群自己就是一名90后,她早早立好了遺囑,起因是目睹了一場車禍。“我的財產只有一張銀行卡,留給我侄女。我主要是預防意外,反正以后結婚生子了,還可以改嘛。”

市民在填寫遺囑登記表。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尹建紅 攝


02立好遺囑,并非易事

遺囑庫一開門,75歲的劉桂華就帶著女兒和外孫女來了。


“我要做些啥?”


“阿姨,請您先來做個人臉識別。”工作人員孫露露引導她面向攝像頭。


像劉桂華一樣,大部分人對怎么立遺囑一無所知。


目前主流的遺囑形式有公證遺囑、自書遺囑、代書遺囑三種。中華遺囑庫做的便是自書遺囑。為保證遺囑的法律效力,流程很嚴格。


首先是遺囑咨詢,詳細了解立遺囑人的意愿。了解意愿后,工作人員在已有20多套遺囑范本的基礎上,為老人起草一份符合法律規定又語句嚴謹的個性化遺囑,讓老人確認。


自書遺囑,顧名思義需要自己書寫。


生成遺囑草稿后,工作人員拿出一份有空白處需填寫的遺囑,請立遺囑人在工作人員的見證下現場抄寫。需要抄寫的部分,一般兩三百字即可。


但就算是兩三百字,有時也是老人們邁不過的“攔路虎”。


有人文化程度不高,頻頻寫錯,錯字不多的話還可以涂抹修改按指印,多的話則要重新寫一遍。


另一邊,一位江蘇來的老爺爺,有一個兒子兩個女兒,想把老家的房產留給在重慶上班的兒子。從早上九點到下午六點,他在這里坐了整整一天,因為手抖得太厲害無法書寫,最終未能如愿。


劉桂華年輕時念過護校,文化水平相對較高,身體條件也不錯,饒是如此,抄寫完畢也出了一身汗。


抄寫完成后,還不算大功告成。立遺囑人還需要進行精神評估,確認其精神狀態具備認知能力。精神評估通過后,再通過錄音錄像、指紋、掃描、存檔等方式對遺囑進行登記。一套程序下來,往往需要少則三四個小時,多則六七個小時。體力稍差的老人都吃不消。


一邊登記,劉桂華一邊向工作人員打聽:“我有個老同事,有5套房產,他癱瘓了,老伴也坐輪椅,不能來你們這,你們可以上門服務嗎?”


孫露露說,因為登記需要專門的設備和軟件,暫時不提供上門服務。


在孫露露看來,有必要讓更多人知道及早立遺囑的重要性:“等到身體條件不允許的時候,就晚了。”


中華遺囑庫采取預約制,立遺囑人可以前往登記中心現場預約,也可以在預約點進行預約。目前,重慶分庫在鵝嶺和一些福壽園設有預約點,此外還可以通過微信預約。一般來說,預約后三個月左右可辦理登記。

前來咨詢的人絡繹不絕。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尹建紅 攝


03房子,還是房子

從目前立下的遺囑來看,99%以上有關房產。不僅是重慶,這在全國都很普遍。


“我就想把房子留給外孫女,老頭子比我先走,這也是他的遺愿。”劉桂華反復問孫露露,“就寫留給她,可不可以?”


孫露露不得不提醒她:“阿姨,留給您的外孫女,其實風險是很大的。她還太小,離成年還有十幾年,這段時間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么事情。其實留給您的女兒是最妥當的。”


“留給女兒我不放心呀。”劉桂華嘆氣。


劉桂華的女兒陳璐在一旁哭笑不得。她明白母親的一片苦心,無非是擔心她的丈夫。


陳璐是二婚,現在的丈夫比她小7歲,家庭條件較差,在農村還有兩個兄弟。“其實,我倆感情很好。”陳璐悄悄說,當年結婚的時候,家里人反對,丈夫在全家人面前立了字據,自愿放棄女方家所有財產分配。“平常他對老人都挺好的,包括我爸當年住院,都是他跑前跑后,忙個不停。就是脾氣差了點,說話直,惹我媽不高興。”


劉桂華卻不同意女兒的說法:“有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你心太軟,我死之后,房子很可能就被他哄去了。”


“我媽脾氣也不好,有一次因為管孩子有分歧,她拿起椅子就往我老公頭上砸。可我媽就我一個女兒,我能不支持她嗎?”陳璐也開始跟人吐槽起了母親。


盡管母女二人爭得面紅耳赤,但最終,劉桂華還是把房產留給了女兒,并在遺囑里特地聲明“該財產僅為xx所有,不作為夫妻共同財產。”


宋燕群介紹,目前在重慶乃至全國登記的案例中,絕大多數老人在立遺囑時都會選擇防兒媳女婿條款。


甚至還有防兒子的。劉桂華辦理手續的時候,74歲的陳國美拄著拐杖來了。她的訴求很簡單:“兩套房產只留給孫女,不給兒子。”


陳國美在大坪土生土長,這兩套房子養活了一家人,也給她的人生帶來了無盡的悲劇。


或許是因生活無憂,陳國美的兩個兒子不僅沒上過一天班,還走上了歧途。小兒子因為吸毒很早就過世了,大兒子因販毒坐過牢。孫女16歲,是大兒子的前妻所生。大兒子近來交了個女友,硬搬進了她家。用陳國美的話說是“成天睡覺,啥事不做,還要打人。喏——”她指著右手大拇指上的一處淤青,“上個月還咬了我。”


說起兒子,這位頭發花白的老人語氣平靜,似乎已麻木,唯一讓她情緒起伏的是孫女:“兒子是靠不住了,我怕等我一死,錢就被他女朋友騙走了,希望孫女能過得寬裕一些。”


而未成年的孫女是否會因為輕易獲得這些房產而不思進取,重蹈兒子們的覆轍?陳國美不愿多想。


“婆婆,‘容’字上面是寶蓋頭……”簡單的一個“容”字,陳國美在工作人員的指導下才寫清楚。短短幾行字,花了她近1個小時,因為錯字太多,前后換了三張紙。寫完起身,陳國美打了個趔趄。


立完遺囑的陳國美仍憂心忡忡。按照法律規定,未滿18歲的未成年人,遺產由其監護人代管,“我的身體越來越差,還有心臟病,真怕等不到她18歲……”

市民留下的“幸福留言”。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尹建紅 攝


04情感的天平向誰傾斜

也有遺囑立好了又來更改的。宋燕群記得很清楚,一個阿姨有兩個女兒,原本立遺囑的時候把房產給了大女兒,但立完遺囑后,感覺大女兒對自己明顯冷淡了,于是又來改遺囑,留給二女兒。


已經辦好手續,前來領證的周偉陽說,她的遺產留給遠在美國的侄女。“老伴走了,我沒有子女,侄女跟我最親。”


74歲的王可決定將兩套房子和一張存折留給54歲的再婚妻子江燕。王可身體還很硬朗,但他覺得,自己肯定會比妻子走得早。“兒子跟我關系不好。她沒子女,我不想在我死后她受苦,所以提前寫遺囑。”當然,他對兒子也并非全無感情,還有一套未寫進遺囑的房子,準備留給兒子。


誰對自己好,遺產就留給誰,這是劉念的總結。在北京時,她見過有人把價值千萬的房產留給保姆。其實老人的精神需求很重要,尤其是晚年,誰給老人更多陪伴和慰藉,老人情感的天平就自然向誰傾斜。“還有更離奇的,有單身女性想將70萬財產留給自己的狗,但因繼承主體必須是人而被拒絕。”劉念說。


據劉念觀察,重慶老人立遺囑還有個特點,選擇夫妻之間互相繼承的比較多。今年2月,中華遺囑庫重慶分庫首例生效遺囑就是這種情況——丁婆婆和老伴結婚幾十年來一直恩愛,立遺囑時,兩人相約財產先由對方繼承,等對方過世后再由后輩繼承。


“雖然遺囑內容我都知道,但是看著這份由他親筆寫的遺囑,我感覺特別親切,仿佛他還沒走,還跟我們在一起。”提取遺囑時,丁婆婆感慨不已。

點擊此處添加圖片說明文字

存放市民“幸福留言”的幸福慢遞郵筒。華龍網-新重慶客戶端記者 尹建紅 攝


05愛,是最珍貴的遺產

如果說遺囑容易讓人想到冰冷的死亡,一旁綠色的幸福慢遞郵筒和厚厚的幸福留言冊,則留下了許多閃著淚光的瞬間。


立完遺囑后,很多老人會寫下給子女的幸福留言,投進這個“郵筒”。不同于遺囑里嚴謹理性的條款,幸福留言里更多的是真情流露。


有寫給女兒的:“在媽媽晚年,你帶媽媽自助游歷了國內國外很多地方,收獲了無數美好的回憶……下輩子我們再做一家人。”


“你從小聰明,說話早,喜歡音樂,節奏好,但是比較膽小,奶奶時時鼓勵你,要勇敢……”這是一位奶奶給孫子的勉勵。


還有寫給好姐妹的:“我們曾失散34年杳無音信,最后終于在重慶相見……我們的老公都去世了,但我們彼此關照、扶持,希望你幸福……”


健康、幸福、勇敢、堅強、友愛……幸福留言中,這些字眼頻頻出現,字里行間都是不舍與滿滿的祝福。很多卡片上字跡斑駁,已被眼淚模糊。


宋燕群、劉念和孫露露都見過,很多人寫著寫著就淚流滿面,還有人將卡片帶回家去,寫了一個月。


采訪期間,陸續有十多位老人前來領取了遺囑證。懷揣著遺囑證的老人們大部分很平靜,有的甚至笑得很開懷。立遺囑這件事,讓他們更近地面對死亡,審視自己的內心,并過好當下的人生。


“心里踏實了。”領完證,打扮時髦的周偉陽匆匆離去,她趕著去上老年大學。

(應受訪者要求,除工作人員外,文中均為化名)


首席記者 佘振芳 記者 邱小雅/文 

尹建紅/圖/視頻 

黃宇/欄目主持


友情鏈接|關于我們|招聘信息|聯系我們|
版權:北京陽光老年健康基金會 中華遺囑庫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使用 技術支持:中華遺囑庫
網站備案信息:京ICP備12020470號-3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6985

GMT+8, 2020-4-6 04:22 , Processed in 0.048809 second(s), 1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頂部 98彩票登录入口